•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

   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
   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

    谁在制造互联网金融不安情绪?

    本文共2436字,预计阅读时间48

    如果通观2015年以来的新金融领域,你会发现,除了金融科技带来的投融资便利与高效,还有数不清的金融灾难。

    新金融洛书做了一个小小的统计,在发布于今日头条的4篇对金融科技中性解读文章评论中,对P2P或互联网金融的“负面”评价占60%左右;污名化评价占据了25%以上,正面评价不足5%。

    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,金融专业人士往往对互联网金融持辨证的态度,即认为互联网金融既为经济及民众投融资带来了正面效应,其欺诈行为也带来了深重的灾难。

    但更多的投资人?#25512;?#36890;民众往往着眼于显性“灾难”与“欺诈”上。

    监管层面,往往对大型金融科技或大型科技企业(BigTech)抱有有疑虑。大众的怀疑态度也由P2P、互联网金融上延到余额宝、零钱通等。

    究竟是谁在制造互联网金融不稳定性情绪?

    图:污名化的P2P网贷

    01?BigTech“大而不倒”、金融服务权威主义、行业“霸凌”

    在没有充分监管的互联网金融领域,BigTech公司更容易形成“霸凌”与权威主义。

    近十年来,我们见证了BigTech潜入大众的生活,Facebook、苹果、蚂蚁金服、腾讯和百度。他们提供越来越多的金融服务,如蚂蚁金服和腾讯在支付、信贷和资管领域的扩张。它们在我们生活中的无处不在,这种渗入的典型特征是“服务内潜”和“风险外溢”。

    监管对这一类型公司的担忧更多的是“大而不倒”和金融服务的权威主义。

    图:电影《大而不倒》剧照

    在大数据领域,大公司的权威主义十分明显。

    在大数据应用细则缺失的前提下,近几年大数据企?#30340;?#33267;BigTech在互联网上对个人信息的过度采集,正在带来另一项更?#29616;?#30340;问题:深度滥用。

    一些基于人工智能+大数据+机器学习带来的“技术黑箱?#26412;?#31574;体系成型,就会演变成对不特定人群进行压迫的工具,而受压?#26085;?#21364;丝毫没有还击之力。

    例如,一个因背负过高现金贷债务而跳楼的大学生,原因可能是现金贷平台大数据信审的黑箱歧?#26377;?#32473;予他过高的利率定价,导致了他无力偿还债务而违约,而违约后的歧?#26377;?#39640;利率定价,可能再次导致他违约,造成恶性循环,最终自杀。

    与BigTech的数据权威主义相比,更需警惕的是掌权者的数据权威主义。众所周知的原因,话不多说。

    另一方面。过度竞争的互联网金融,一定程度?#31995;?#33268;了更加垄断和寡头的市场,并恶化创新生态。

   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,十几年里的激烈厮杀,支付宝与财付通最终合计?#38469;?#22330;份额的95%以上,加上强监管已将存在多年的“?#30097;?#22320;带”一一围剿清除,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力逐渐丧失。

    这种垄?#31995;?#20301;,既能产生行业“霸凌”现象,?#19981;?#24102;来对普通用户的权威主义。

    02?“恶”权的转移:金融科技的新风险

    2013年互联网金融崛起以来,科技带来了更复杂的分工合作,由此,责任义务关系更加复杂。

    例如,2015年,国资平台金宝会出现逾期,借款企业违约拒不还款,而担保机构也?#29616;?#36829;约,拒不履行保证义务。2018年,作为“分工”角色之一的小米,在其推荐的多家P2P平台爆雷后,小米拒绝承担责任,而在投资人的诉求中,小米的责任充满了争议。

    它们也带来了更?#21491;?#34109;和复杂的金融风险传染路径。

    在P2P平台和现金贷行业,多数平台的系统由技术企业开发维护,服务器交由?#38712;?#26381;务”企业维护。

    英国金融稳定理事会(FSB)的一份数据显示,世界最大的四大云服务商市场份额占到全球市场的60%。

    加拿大金融机构监督办公室(OSFI)在2019年早期的一份报告中担忧,金融机构对云服务的依?#25285;?#27491;在减弱其对金融服务的控制力。可怕的是,这些金融云服务商并不在金融监管部门监管体?#30340;凇?/p>

    这是近年来值得注意的怪象:非金融风险正在外溢、渗透到金融领域。

    当一家信息时代金融云服务商的电缆?#36824;?#19994;时代产物的?#26029;?#25366;掘机一铲子挖断时,可能造成1000家以上金融机构APP无法访问。

    从这个横切面的例子来发散思考,非金融风险并非只有云计算,包括大数据产业、IT技术产业等非金融风险越来越渗透并加码在金融风险上。

    更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技术、基础设施越来越趋向于少数供应商,如国内云服务越来越集中于阿里云、腾?#23545;频?#23569;数几家。

    数千万P2P投资人和比特币、ICO玩家已经验证了一条定律:如果?#36824;?#27880;收益,就可能无法?#26082;?#35782;别风险、解决风险。

    这时,技术触发的传染性会更强,并对金融稳定产生巨大影响,这种影响极有可能引起“信用风险、市场风险、操作风险和流动性风险”的连锁反应。

    这更像是“恶”权的转移:作为放高利贷的父亲,将被?#21019;?#30721;的儿子继?#23567;?/p>

    03?监管不?#33539;?#24615;的摆钟

    如何评价过去5年的互联网金融监管?

    如果你去问多达千万的金融受难者和金融科技进步的数亿受众,可能结论截然不同。金融灾难是显性的,而金融科技带来的贡献更为隐性。

    仅从金融灾难的结果来看,过去几年,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失控的,超过千万人成为P2P网贷、现金贷、校园贷等机构牟利路上与混乱市场中的排泄物。

    在监管合规的大炮没命中目标之前,金融难民已经成为炮灰。

    随着技术的进步,大数据+人工智能+机器学习的作用越来越显性。新金融洛书曾在《谁将为黑箱金融埋单?》一文中表示,金融科技化加深。越来越多的黑箱产生,并未使得金融科技更加透明。

    2016年3,微软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上线,经过一天机器学习后“变坏?#20445;?#28385;嘴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言论,被紧急下线。

    这是因为,机器决策输出了不可理解的“决策黑箱?#20445;?#22823;数据风控输出了“信审黑箱”。而金融科技黑箱使得监管越来越难。

    而一个由技术创新而创建金融体系,因为新的系统、流程和业务类型带来了新的脆弱性。

    在互联网金融被拉入道德黑洞,和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的技术黑箱夹击下,金融科技可能面临失控的未来。

    对监管者来?#25285;?#38382;题层出不穷,在ICO这类新兴业态对监管发起短期的挑战后,和它同类的潜在挑战者正躲在发难的门后跃跃欲试。

    非金融风险的小丑正在崛起。

   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新金融洛书发表,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站观点,未经许可严禁转载,违者必究!

   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 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“iweiyangx”
   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,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,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,请耐心等待。

    评论

   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?#36824;?#24320;,请放心填写!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

    取消

    新金融洛书未央青年

    40
    总文章数

    TA还没写个人介绍。。。

    版权所有 ?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| 京ICP备17044750号-1

  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
  • 珠光宝气APP 搜集印度现金登陆 名将街机无限币经典 MGS游戏北极秘宝 上海申花vs悉尼fc直播 三国全面战争原画 阿拉维斯加美国 2011巴塞罗那队员 福建36选7怎么看中奖了 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